腾讯等巨头携340亿入局 王健林揭开万达商管大幕

  时代周报记者 刘娟发自北京

  1月30日签约后的第二天,融创一笔11.2亿港元的定金,就打到了万达的账上。

  半年内,孙宏斌已是第二次与王健林组成了同盟体,身边还站着马化腾、张近东、刘强东等互联网翘楚。1月29日晚,他们四人一同来到了万达商业回A关键战役的前线,支援王健林。

  万达冬天的寒潮,来得猝不及防。过去一年,王健林变得低调和隐忍,他没有想到质疑和审视会像风暴一般袭来。王健林拿出的标的,是自香港退市的万达商业14%的股权,交易对价为340亿元。

  站在棋局外,看未来的天空。这并非一则简单的江湖救急故事。今天的王健林,正在编织一张消费时代的大网,腾讯、京东、苏宁等“金字塔尖”决策者们同样期待借万达商业平台,形成新的一个能量巨大的交际圈,并掌控更多的话语权。

  他们要一同打造线上线下融合的中国“新消费”样板。这也是最具想象力的商业模式,打破单一消费平台、单一生活场景的局限,变革新零售、新金融、新技术、新经济,用互联网重构商业逻辑和商业运营规则。

  那么问题来了,作为智慧商业时代的开创者,这个题材在资本市场将会价值几何?

  新钱还旧债

  1月20日,农历腊月初四,大寒。

  一年中最冷的这一天,王健林端坐在哈尔滨会场,为万达“经历了风波,承受了磨难,历史上难忘”的2017年作总结陈词。

  短短一句“万达商业A股退市资金有了可靠方案”,湮没在王健林亲自撰写的万字报告里,未被放大解读。平静的水面下其实早已暗流涌动,彼时,一笔340亿元世纪大谈判已经敲定,只待落地执行。

  9天后,一支豪华投资队伍走向万达秀场中央。领队者腾讯,身后是苏宁、京东、融创组成的投资方阵。他们豪掷340亿元,“接盘”万达商业H股私有化投资人手中的14%股权。

  这笔协议解了王健林的燃眉之急―他与财团两年前的对赌协议正进入倒计时,时长不过7个月之久。

  2016年3月底,王健林愤然从被低估的H股离场,他发出“找钱令”,并亲自面谈了多家境内外财团投资人。中铁、平安、工银国际(工行跨境投资平台)、保华香港(隶属保利)、渤海产业基金、赛领国际投资基金等多重资本力量,最后站到了王健林的身后。

  他们高涨的参与热情,让万达商业4个多月的私有化之旅最终有惊无险,顺利通关。王健林当年在央视节目《对话》中很是骄傲,大股东在私有化过程中没有出一分钱,“所有私有化的钱,我不借钱,我也不负债。”

  但是,财团们的钱不是白拿的。如果未能如期在退市满2年或今年8月31日之前A股上市的话,王健林要付出344.5亿港元的回购代价,其中包括要向财团们支付的8%和10%不等的单利。

  王健林面前并不是一条康庄大道。这两年,万达商业一直在努力冲破回归A股中的重重关卡。但在房地产类别定性未变的情况下,万达商业IPO成功几乎没有可能。事实上,自2010年以来,涉房企业在A股就没有过会案例。

  证监会1月25日披露的IPO在审企业名单显示,目前万达商业在上交所IPO企业中排名70位,审核进展显示情况为“已反馈”。

  这场与时间的竞跑赛,王健林争分夺秒。他亲自出马,铺开了一张新的“找钱”大网。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,过去一段时间里,万达接触了长长一大串潜在投资人名单,但最后锁定在腾讯牵头的苏宁、京东、融创这四家。

  这是一笔快速达成的大生意。马化腾、张近东、刘强东、孙宏斌这几位行业巨擘,和王健林一样雷厉风行。据接近交易的人士王睿(化名)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,“老王亲自给那四位老板打了电话,从开始谈判到最后决断,前后不过十来天时间。”

  这四位老板带着自筹的340亿元现金入场,诚意满满,这基本都是给“老股东”财团们连本带利的回购资金。换句话说,这也是一场新钱还旧债的接力游戏。

  提前结束对赌协议,万达商业IPO的紧迫感大大纾解,所谓事缓则圆。而复盘整个交易,你会看到王健林浸淫商海30余年,教科书般的财技展示―两轮资本大腾挪,万达前前后后一分钱没出,走完私有化和回购的无缝对接。

  如今,各家新股东的地盘早已划好。出钱最多的腾讯以100亿元拿下万达商业约4.12%的股份,苏宁和融创分别出资95亿元,持股比例3.91%,而京东投资50亿元,持股比例为2.06%。

  他们的交易模式如出一辙:所投的钱首先用于购买退市投资人14%的股权标的,如果剩余会买入万达转让股份。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,不出意外的话,这一轮新的股权交割,要在今年10月31日之前悉数完成。完成后,四位新股东会各委派一名人员列席万达商业董事会,但并不享有投票权。

  万达商业的话语权,还牢牢掌握在关键先生王健林的手中。在2021年12月底或万达商业再度上市之前,马化腾、张近东、刘强东、孙宏斌都必须捆绑在万达商业这辆战车上,中途不许有人下车。

  一石多鸟与护城河计划

  当然,资本市场没有慈善家,驰援万达的各路救兵,也都有着自己的考量。

  根据《财新》的报道,万达商业在本次融资中对投资方有三项承诺:不能变更主营业务;2019年净租金收益不低于人民币190亿元,否则投资方有权要求现金补偿;需在2023年10月31日前完成在内地、香港或其他地区上市。

  友谊是基础,互利是根基。很明显,四巨头的投资选择用IPO作退出渠道,时间周期锁定在5年。万达集团负责本次战略投资的高级副总裁刘朝晖近日有过回应,他承认,各方签订了努力实现万达商业上市的目标时间(5年)。

  但这是一份与上一轮H股退市性质完全不同的协议。“即使5年万达商业无法上市,也不存在任何回购条款,”刘朝晖称。

  2014年12月23日这一天,万达商业(03699.HK)香港上市,王健林来敲钟,眉飞色舞。大佬马蔚华、卢志强、张大中、胡葆森等30多位企业家到场给他撑场子。

  这样的荣光,何时再现?一场新的财富大戏正将开锣。王健林给各位入局新贵的对价,则是万达回A成功之后的股价溢价,“只要能上,就肯定是多赢。”

  按照各家入股的金额和比例来看,万达商业目前的估值为2430亿元。在曾经的回A口号中,万达商业喊出的是冲刺20倍市盈率,5000亿元市值。

  王健林决定将万达商业拆分成商管、地产两个子集团,以商管公司名义上市,再搏一回。他迫切希望摘掉“地产商”标签,并想用实际行动来证明,不当地产商,万达商管这个公司更值钱。

  他对万达商管的筹谋,是做一个纯粹的商业物业持有和运营管理商,目的之一是为了有更高的市场估值。

  根据万达集团2018年的工作目标,万达商管计划实现总收入366.4亿元,其中租金收入达到326.8亿元。一家名为地产集团的新公司,将负责消化商管集团的地产业务,整个消化周期将在1-2年间,但利润将归商管集团。

  王健林给这个新地产集团设置了债务上限,“这个上限是很低的,他们就是在负债上限下考虑业务发展,不要求做多大规模。除了商管公司剥离的地产业务之外,地产集团还将开发万达广场重资产,也不排除纯粹搞一些住宅开发”。

  “今后,优秀人才向商管倾斜,万达学院培训也要向商管倾斜,形成风气。”商管才是王健林的拳头产品,他在内部有过训示,他说:“要加快万达广场的全国布局,尽快多签多建项目,更快千店规模,这就是万达的护城河计划。”

  千店规模,就意味着全国336个地级以上城市,万达广场能覆盖90%,他们会像细胞分裂一样迅速占领中国的大小城市。

  万达要驶入新的方向,他将利用腾讯、苏宁、京东海量线上流量和本身巨大线下商业资源开展多方面合作,共同打造线上线下融合的中国“新消费”样板。

  由此可见,万达商管的新故事绘本,只是刚刚翻开了扉页。

(责任编辑:李佳佳 HN153)

连接器现货

文章转载网络,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