贾跃亭FF新考验:与前CFO诉讼战 年底交车融资条款

  腾讯《一线》 作者 王丹薇 发自纽约 洛杉矶

  目前看来,状告前CFO Stefan Krause似乎已经成为了Faraday Future(简称FF)公司上下一致的决定。

  “如果不将Stefan Krause告上法庭,就不能维护贾总和FF近千名员工这么长时间以来的心血。”一位FF高管对腾讯《一线》表示。

  2017年11月14日,FF发出一封言辞严厉的声明,开启了乐视集团创始人贾跃亭和曾在宝马与德意志银行担任 首席财务官的Stefan Krause的分手大战。

  FF对这位前CFO 和前CTO Ulrich Kranz以及其创办的Evelozcity分别提起了仲裁申诉和联邦法庭诉讼,控诉其非法窃取Faraday Future大量核心商业机密及技术机密。

  一位近该事件人士对腾讯《一线》表示,对于去年11月的那封言辞激烈的辞退信,公司90%以上的知情人都是反对的――“实际上,当时的对外声明有两个版本,一版温和,一版严厉”,最后仍是按照贾跃亭所希望的方式,毫不客气的表达了出来。

  如今,面对最新的诉状,多位FF高管对腾讯《一线》称,“现在明白老贾当初为什么会如此气愤。”

  与多数公诸于众的公司纠纷不同,FF的声明发出后,并没有得到一面倒的支持。美国媒体克制的描述了事实经过,而通常一家大企业在公众领域的形象积累,足以让舆论对被告个人产生负面预判。

  Stefan Krause对腾讯《一线》称,自己有100%的信心赢得官司。“说实话,我希望FF成功。”Stefan Krause说,“加州已经有几家电动车初创企业摇摇欲坠,如果FF再倒掉,那么对整个加州电动车产业是个打击。”

  一场必打的官司?

  Stefan Krause上述这番话,暗指的是自己在洛杉矶创立的另一家电动车初创公司Evelozcity。从他离开FF那一刻开始,外界就已经笃定,Stefan Krause会另立门户—FF原CTO,前宝马电动车主管Ulrich Kranz和Stefan Krause一同出走,而就在最近,FF原首席设计师Richard Kim的名字也出现在Evelozcity网站上,并列为主要创始人。

  一位接近Evelozcity人士对腾讯《一线》表示,Evelozcity的战略和FF完全不同,“Evelozcity公司希望做城市轻便交通的电动车生活方式品牌,这和FF首款推出的高端91型电动车是两个不同的市场”。Evelozcity名字的后缀“city”便是城市之意。

  法庭看的是证据。在FF给出的诉状中,除了事实性描述,其结论性判断前均有“由此可能推断”,“潜在的”等字样。面对FF对Evelozcity最严重的指控罪状――窃取商业信息,Evelozcity对腾讯《一线》表示:“我们没有,也不需要任何FF的技术。”

  上述近Evelozcity人士对腾讯《一线》称,FF的技术大多是2015年的,两年前的技术,算够老了,现在已经用不上了。

  而另一位近该事件人士对腾讯《一线》回忆,FF曾经邀请第三方IP评估机构对其技术进行评估,“对方给出了一个极低的价格”。

  该第三方IP评级机构对此未予置评,但一位电动车行业资深从业人员对腾讯《一线》表示,IP价值的评估弹性很大,一项IP也许在未找到实际应用之前,价值相当低,但是被用到实业之后,则价格大涨。

  外国高管的信任危机

  真正刺痛贾跃亭的,也许是曾经非常信赖,加入前也一度高调公关的Stefan Krause的“背叛”。“中国人对德国籍高管有天生的信任。”一位FF高管对腾讯《一线》说,“但也许,职业经理人也离不开人性。”

  一位FF前员工对腾讯《一线》称,贾跃亭在公司内,很倚重外国高管的意见,以至于有时中国籍员工会有不满。但同时也有FF员工对腾讯《一线》表示,自从去年贾跃亭来到美国,自己领导造车以来,“空降”了很多中国籍员工,让中外员工之间互生嫌隙。

  除了中外员工的“碰撞”,需要平衡的还有互联网和传统车企背景员工的关系。一位近FF高层人士对腾讯《一线》称,Stefan Krause和贾跃亭之间,从开始接触就埋下了矛盾的伏笔。

  “2016年底、2017年CES(消费者电子展)之前,贾跃亭和Stefan Krause商量加盟时,曾经许诺过CEO的职位,当时老贾的建议是希望找一个技术背景的人做CEO,Stefan Krasue也同意,让位给互联网/技术背景的CEO,只是后来发现贾跃亭在同一时间给原福特公司(传统车企)某高管许诺了CEO的职位,这在Stefan Krause看来是欺骗。”

  该消息人士称,贾跃亭为此向Stefan Krause道过歉。

  前述FF前员工对腾讯《一线》表示,2017年大半年来,Stefan Krause一直是公司领导层的对外发言人,“很多员工相信Stefan,对他寄予厚望”。

  从腾讯《一线》获取的一份聊天记录上来看,贾跃亭在和Stefan Krause矛盾公开爆发的最后关头,仍是希望其留下的,以至于去年11月10日的“辞退信”发出时,FF最高决策层的态度大多都比较犹疑。

  代价高昂的融资条款

  不管是身段柔软的“忍让”还是剑拔弩张的状告,最终指向的都是FF的生命线――A轮融资。

  一波三折的过程显示了FF的融资不易,贾跃亭方认为,Stefan Krause数次“诱导”投资人,先“破产”公司,然后低价注资,同时让Stefan Krause出任CEO。一位近某投资方人士对腾讯《一线》称,在投资谈判中,Stefan Krause的确提出过这个方案。

  腾讯《一线》获得的一份录音中则显示,一个融资方案中,投资方单刀直入的提出,贾跃亭的退出需要被列为融资条款。

  这场罗生门考验着当事人和看客的常识和分寸。

  去年12月,贾跃亭通过内部员工大会公布了公司融资成功的消息,消息人士指出,这次融资规模达到10亿美元以上。“还有更好的消息”,一位近FF的人士还志得意满的对腾讯称,“上半年我们就会公布。”

  FF似乎已经从四处找钱的泥潭中上岸,但一位消息人士对腾讯《一线》表示,为了A轮融资,贾跃亭本人付出了很高的代价,“2018年底交车,就是融资条款之一,这是非常激进的时间表了。”

  另一位近FF人士对腾讯《一线》分析,“孙宏斌就是个很好的例子,从财务上进行明确把控,后来的投资人都会这么做。”据悉,新投资方的财务团队已经入驻FF,“住在贾跃亭为高管准备的宿舍,即外界所说的豪宅”,开展工作。

  【一线】为腾讯新闻旗下产品,第一时间为你提供独家、一手的商业资讯。

(责任编辑:宋政 HN002)

连接器现货

文章转载网络,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